醫院經營管理網

醫管智庫MEDICAL TUBE

首頁>醫管智庫>境外醫院
日收入近萬元:新冠疫情之下,美國這類護士賺翻了
提交者:發表時間:2021-1-27點擊次數:5223來源:

醫院管理


  美國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Houston Methodist Hospital)的護士長米莉森·彼得斯( Millicent Peters)每周都會收到一兩次與新冠疫情有關的工作邀請。如果她能馬上到一個疫情重災區做臨時工作,堪薩斯州的一家醫療招聘公司克魯西人事(Krucial Staffing)每周將向她支付5000美元~7000美元(約合人民幣3.2萬~4.5萬元)的薪水,另外還提供免費住宿和每日三餐,外加旅行獎金。
  
  盡管開出的條件很優厚,但彼得斯絲毫不為所動,甚至對這種赤裸裸的誘惑頗為不屑。她表示:“這種招聘的目標人群是年輕的護士,她們只看重高薪,對未來沒有太多考量。
  
  疫情之下的護士離職潮
  
  由于抗擊新冠疫情“差旅任務”的出現,美國越來越多的護士無法抗拒高薪的誘惑,選擇了離職。至少有兩名彼得斯的同事也因為同樣的原因離開了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
  
  幾個月前,醫院的個人防護裝備緊俏,隨著疫情的不斷發展,現在護士又成了全國各地的“搶手品”。
  
  為了招聘護士,醫院向克魯西人事、Trusted Health和Nomad等招聘機構求助。這些機構宣稱,如果護士能幫助填補人員空缺,收入至少能比之前翻一番。
  
  大多數護士都和彼得斯一樣,正常時薪為121美元(約合人民幣785元),加班費為每小時181美元(約合人民幣1174元),有些人甚至更高。一家機構最近在北達科他州法戈(Fargo, N.D.)發布了一份工作,周薪為8000美元(約合人民幣5.2萬元)。一位衛理公會的官員說,他最近在加州還看到一次周薪1.2萬美元(約合人民幣7.7萬元)的差旅任務。
  
  全美各地的醫院協會報告稱,他們收到了許多來自成員機構的投訴,稱自家員工被“挖走”了。一位醫院發言人表示,這種情況和2017年哈維颶風過后小販們兜售高價瓶裝水有得一拼。


醫院管理
  
  德克薩斯州現已成為招聘護士最熱門的地區之一。2020年春天,克魯西人事曾牽頭將護士招至紐約,現在則把重點轉移到了德克薩斯州。最近,該公司就在臉書頁面上發布了一份德州臨時工作的招聘廣告。衛理公會表示,12月份應招入崗的護士數量顯著增加。
  
  自2020年6月以來,哈里斯醫療系統(Harris Health System)已經有84名護士跳槽,其中大多數發生在最近幾個月。
  
  哈里斯醫療系統的護士長莫林·帕迪拉(Maureen Padilla)說:“這種‘挖墻腳’行為給我們帶來了沉重的打擊,我們現在很難輪班,處境艱難。這種在國家危難時發國難財的行徑令人不齒?!?/span>
  
  旅行護士的興起
  
  20世紀80年代,為應對因罷工和某些地區傳染病造成的護理資源短缺問題,旅行醫務人員(traveling medical staff)開始出現,但直到新冠疫情暴發,這一領域才得到關注。行業官員估計,目前至少有5萬名旅行護士(traveling nurses),比2018年多出約2萬名。
  
  在這些旅行醫務人員中,有一些是獨立護士,他們往往年齡較小,每次“出差”通常會持續13周,有時會視具體情況縮短或延長。但也有一些護士是從醫院里挖來的。
  
  在新冠疫情暴發之初,旅行護士會被帶到高危險地區,尤其是紐約。由于當時這些地區的護理需求比其他任何地方都高,并沒有人提出質疑。
  
  而如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激增導致全美各地對護士的需求量上升,醫院官員常常用“拆東墻補西墻”來形容護士的分布情況。
  
  德州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醫療創新計劃(Healthcare Innovation Initiative)負責人克里斯蒂·勒舍爾(Kristie Loescher)表示:“這是一場殘酷的競爭。不過,人事危機和疫情同時暴發時就會出現這種情況??紤]到供需問題,公司將按照市場能夠承受的價格定價?!?/span>
  
  由于德州厄爾巴索(El Paso)最近的護理需求激增,有5名哈里斯醫療系統的護士被派往那里出差。帕迪拉稱,對休斯敦的護士而言,德州的工作報酬豐厚,而且離家更近,很有吸引力。
  
  休斯頓也開始更多地爭奪該州乃至休斯頓地區醫院的護士。
  
  帕迪拉表示,從哈里斯醫療系統離職的旅行護士如果提前兩周提出申請,可以考慮重新聘用他們。不過,由于許多招聘機構都要求應聘者立即開始工作,這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此外,如果剛離職的護士重新被錄用,也會使一心一意在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心寒。就目前而言,如果一名護士突然離職去做旅行護士,哈里斯醫療系統至少在一年內不會重新聘用他。
  
  對一些護士來說,“出差”這件事本身很有吸引力。
  
  卡羅琳·德威特(Caroline DeWitt)表示,自己是個喜歡冒險的人,自從在護理學校聽說有旅行護士這個職業,就一直心向往之,更何況還能帶來不錯的收入。在疫情期間封鎖措施生效的第一天,她就在科羅拉多州的科羅拉多斯普林斯(Colorado Springs)開始了第二項旅行任務。
  
  2020年夏天,德威特在德州兒童醫院接受了一項旅行任務,治療新冠兒童患者和從其他醫院大量轉入的新冠成年人患者。她表示,自己很想留下來,但她剛在克薩斯州丘陵地(Texas Hill Country)買了一套房子,并開始在那里為Trusted Health遠程工作,不再四處做旅行任務了。她笑稱,自己“錯過了現在賺大錢的好機會”。
  
  高薪崗位的合理性之爭
  
  休斯頓大學護理學院(University of Houston College of Nursing)創始院長凱瑟琳·塔特(Kathryn Tart)認為,考慮到護士已經“把自己的生命安全置之度外”,現在的工資水平并無不妥。她表示,如果醫院此前招聘更多的護理專業畢業生,現在短缺問題就不會那么嚴重。
  
  不過,德州農村和社區醫院組織(Texas Organization of Rural and Community Hospitals)首席執行官約翰·亨德森(John Henderson)表示,在州政府的幫助下,一些成員醫院不存在人手短缺的問題,但令人擔憂的是,現在很多醫院提供的薪酬無法達到旅行護士的薪酬水平,護士正在流失。旅行護士和醫院固定護士之間的平衡已被打破。
  
  針對“挖墻腳”的投訴,克魯西人事在12月回應稱,該協會“只計劃補充現有的醫務人員,并沒有打廣告、積極招聘,或有意聘用受影響機構的醫護人員?!比欢?,即便如此,醫院的一線員工仍然在不斷流失。
  
  德州護士協會(Texas Nurses Association)首席執行官辛迪·佐爾尼克(Cindy Zolnierek)說:“當病人需要護理但人手短缺時,醫院也沒有太多選擇。但似乎確實有人在鉆這個空子?!?/span>
  
  烏爾鮑爾商學院(UH Bauer College of Business)實踐和市場營銷學教授加里?蘭達佐(Gary Randazzo)表示,沒有證據表明控制薪酬或其他干預手段在這種情況下能起到調控作用。德州立法機構也不考慮處理這個問題。
  
  勒舍爾稱,這種情況可能帶來的唯一好處是,人們或許會開始意識到醫療應更多地關注社會正義,而不是市場公正。
  
  不過,她承認想達成這一目標困難重重,最靠譜的解決方法可能是“疫情結束”。
  
  更多資訊請訪問 醫院管理  http://www.marklapid.com

醫院管理

免責聲明

本網站轉載的所有文章的版權歸版權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給予刪除等相關處理。

點贊 收藏

當前輸入字數0個,您還可繼續輸入140

掃一掃

關閉

1請填寫注冊信息

2注冊成功

獲取驗證碼

我已閱讀并同意醫院經營管理網使用條款  和  隱私條款

關閉

看不清?換一張

忘記密碼?立即注冊返回首頁